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解构 >
输送至海珠区的南洲水厂
* 来源 :http://www.onestop2007.com * 发表时间 : 2021-01-12 09:57

同时广州市有2大应急备用水源,目前广州还正筹划新的三大水源,北江引水工程更是进入了实际操作阶段,广州供水应急保障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。

广州每日从西江中抽取240万立方米的水供应广州西部的石门、江村、西村水厂,供应越秀、荔湾、白云、天河、花都等地;广州北江取水点位于下游的顺德水道,输送至海珠区的南洲水厂,2004年完成;广州东江取水点位于北干流上的刘屋洲水源泵站,每日为新塘水厂、西洲水厂等供水超过100万立方米。

市自来水公司表示,当发生水源污染等突发事件时,广州自来水管网可实现联通,三大水源互相补充。同时广州市西北部水厂原有的珠江西航道水源、广州北部水库群水源经过治理后作为应急备用水源,中心城区供水应急保障能力已经得到进一步提升。

14日上午9时38分,在江口自来水厂储水池旁,30多厘米口径的新建水管哗啦啦流出清洁水体。随着试通水成功,江口镇6万多居民有需要时保障供应饮用水的问题终于解决,该县贺江流域居民安全饮用水再无后顾之忧。

“西水东调”工程规划受水范围包括广州市番禺区和南沙区、深圳市和东莞市。去年广州市与河源市签订《万绿湖直饮水工程合作协议》,河源向广州的供水规模提高到每年2亿立方米,广州增城、萝岗,将有望最先喝上优质的万绿湖水。

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极端情况,即使发生战争,广州所有水源被切断了,但是只要有北部水库群在,广州依然能保证市民安全饮水数个月,此外广州还没有考虑用上丰富的地下水呢!因此市民无需担心此次的水污染危及日常生活。

本报讯 (记者刘幸)一场贺江水污染事件再次考验了特大城市广州的饮水安全,记者从水务系统获悉,像去年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一样,这次贺江水污染事件依然不会影响广州600万市民的饮水。广州已有三足鼎立的取水格局,当发生水源污染等突发事件时,三大水源互相补充。

但目前,铊不是水质的常规监测指标,自来水厂每月公布一次的出厂水质42项检测报告中,并不包括铊;只有在半年一次的106项检测中才有铊。曹永旭告诉记者,这主要是因为铊属于稀有金属,一般在稀土矿产较多的地方才可能出现超标,因此各地政府会根据实际决定是否要加测这一指标。记者了解到,如果要测铊,配备的监测分析仪器大约要200万元,价格较为昂贵。

而在未来,广州还正谋划新三大水源满足广州城未来的发展所需(见本报2013年7月5日a1版《新三大水源为广州“解渴”》)。据悉,广州将通过北江引水工程、西水东调工程、万绿湖直饮水项目工程多添加3个水源地。其中北江引水工程已经进入实操阶段,取水点在清远,位于武广高铁北江桥上游约0.7公里处的北江左侧凹岸,距飞来峡18.8公里。北江引水工程主要替换花都地区现有水源,首期实现供水产能为每日60万立方米,远期每日供水100万立方米。

根据环保部门分析,8日从贺江上游水库放出的污水团于13日傍晚到达广州位于三水思贤窖的西江取水点。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副站长王宇骏告诉记者:“污染事件发生后,我们一直密切关注上游处置情况。周六上午十时开始,把监测频次加密到每两小时一次,现在我们已经24小时轮班,全部人员都取消休息。”

王宇骏还透露,根据目前获得的数据,铊的浓度在0.00002毫克/升~0.00005毫克/升之间,是国家标准的1/5~1/2;而镉的浓度更低,几乎检不出。王宇骏说:“这表明贺江事件对广州几乎没有影响。平时的检测中,也有微量的铊和镉检出,因为自然界本底就含有各类重金属物质。”

实际上,发生铊污染并不是第一次。2010年10月18日,广东北江铊超标,北江干流12个断面铊浓度均不同程度出现超标现象,浓度最高超标10倍。

但他同时表示,这种处于应急状态的监测需要持续多久,“需要看上游处置的情况,如果监测的区域数据稳定,我们会调整监测频次。”

而王宇骏表示:“对于铊,目前国内还没有成熟的自动监测设备,只能依靠手工监测。”

本报肇庆讯 (记者于敢勇 通讯员韦石明、吕伟强)继7月11日晚封开县南丰应急备用供水工程建成通水后,昨天,该县江口应急备用供水工程也建成试通水。至此,贺江水污染事件处置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。